• EN
  • 扫一扫
    打开 · 手机版
  • 扫一扫
    关注 · 政务微博
  • 扫一扫
    关注 · 政务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善美韶关 > 韶关市情 > 历史人文

韶关革命人物——全赓靖

时间:2021-07-09 10:36:01 来源:韶关日报 访问量: -
【打印】 【字体:

  全赓靖,女,1910年6月出身于河北通州一个满族贵族家庭。1945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牺牲。

  全赓靖的父亲全绍清曾任中华民国教育部次长、天津市卫生局局长等职。1928年,全赓靖考入北平艺术专科学校,虽然是官员之女,但是她主动结识进步同学,阅读进步书刊,接受进步思想的熏陶。1932年,全赓靖与叶绍振(梅县人)结婚。叶绍振早年毕业于马尼拉大学,所学专业是社会主义经济学。回国后在上海公学担任经济学教授。1934年,江淮流域发生严重旱灾。为救济灾区,叶绍振自告奋勇加入上海华洋义赈会。1935年春,随义赈会成员前往受灾最严重的安徽开展赈灾活动,由于劳累过度,导致心脏病突发,于当年6月20日去世,年仅36岁。丈夫去世后,全赓靖带着女儿回北平娘家居住。1935年12月9日,全赓靖参加了北京的“一二·九”运动。1937年,卢沟桥事变发生后,不甘心做亡国奴的全赓靖离开北平,回到丈夫叶绍振的家乡广东梅县。1939年9月,全赓靖受邀来到粤北始兴风度学校任职。风度学校是始兴革命的摇篮,在这里,全赓靖结识了袁鸿飞、邓文礼、吴新民、黎曼、容子青、林华康、陈培兴等中共地下党员。在党的统一战线指引下,在党的光辉思想照耀下,全赓靖的思想在革命的大洪流里逐渐成熟起来,充分认识到党就是人民前进路上的灯塔。1945年春,在北江特委组织部部长林华康的主持下,全赓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1939年至1945年6年间,全赓靖为党的革命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团结全校师生,深入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成立了“抗战服务队”和“抗战宣传队”,组织学生到县城及翁源、英德、曲江等附近县进行歌舞表演,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创作了抗战歌曲《风度学校校歌》的歌词,并通过志锐中学校长张天爵的关系请任教于该校的中共地下党员、特别支部成员孙慎谱写了曲子。培养了一大批革命生力军。作为风度学校校长,全赓靖积极采纳陶行知“生活即教育、教学做合一、行是知之始”的教育理念,进行了一系列教育改革,采用三联书店出版的教科书作为教材,并大力提倡思想科学化、生活军事化和行动革命化等“三化教育”。同时还在附近村庄开办妇女夜校,努力提高妇女的文化素质,为始兴革命事业建立了一支思想过得硬的生力军。为人民抗日武装争取了一个营的装备。1939年冬,当第一次粤北会战打响后,全赓靖以“保家护校”的名义向张发奎写报告从国民革命军第四战区争取到300多支枪支、几万发子弹和其他军需物品,为风度抗日自卫大队的建立准备了武器装备。做穷苦百姓的贴心人。全赓靖虽然出身大户人家,但特殊的经历培养了她对穷苦百姓的强烈同情心。来到风度学校后,她经常关心穷苦百姓的疾苦,想方设法让穷孩子上学,接受正规教育。彩岭村张屋村少年张发福,因为家里穷,16岁都未上过学,看到村里很多同龄人都上学非常羡慕。全赓靖了解到这个情况后,便给张发福在学校安排了一个敲钟的任务,以半工半读的形式在风度学校念书。为了便于和百姓沟通交流,全赓靖还与当地的妇女结拜姐妹,团结了许多穷苦的妇女加入到革命队伍中。利用个人特殊身份为保存党的实力作出重大贡献。

  1942年5月,“粤北省委事件”发生后,为保存党的实力,省委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决定对已暴露身份的中共党员进行紧急疏散。始兴风度学校是由国民党高级将领张发奎出资创办的,在国共矛盾日益尖锐的特殊时期,风度学校无疑披上了一层护身符。党组织便通过校长全赓靖将广东省内一些暴露身份的党员送到风度学校以教员的名义隐蔽起来,之后又用盖有校董张发奎大印的通行将这些党员送到安全的地方。1944年10月,北江特委组织干事李福海在曲江被国民党特务逮捕,辗转押到南雄监狱囚禁。全赓靖获悉后,即刻找到知名人士张天爵先生帮忙,将李福海保释出狱。1945年1月,北江特委组织部部长林华康奉命到翁源参加会议,然后带着一份密件赶往风度学校。途经隘子墟时,被国民党驻兵逮捕。全赓靖得到情况报后,立刻以风度学校校长的名义与国民党顽固派周旋,机智地救出了林华康。中共北江特委组织部部长林华康回到风度学校后,代表北江特委组织始兴地下党员召开会议,宣读了《粤北沦陷后的形势和任务》一文,传达了省委关于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的指示,并宣布成立中共始兴县临时委员会,为加强对抗日武装的领导,又成立了前线工委。之后,始兴临时委员会和前线工委深入全县各乡村,积极开展抗日武装斗争,不久,乡村抗日武装如雨后春笋般在始兴各地纷纷建立。同年5月,始兴党组织整合全县乡村抗日武装力量,建立了一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抗日武装——始兴人民风度抗日自卫大队(简称风度大队)。这支队伍后来为抗击日本侵略军立下了赫赫战功,被誉为“粤北人民抗日斗争的一面旗帜”。全赓靖在这次对林华康的营救行动中,不仅仅是救了一名党组织的领导,还为始兴开展抗日武装斗争提供了契机。为革命事业慷慨解囊。1945年春,全赓靖丈夫叶绍振在梅县老家的姑姑病故。全赓靖趁回去办理丧事的机会,把家里的家产全部变卖掉换成现金捐献给党组织,这笔钱成为始兴人民风度抗日自卫大队的一笔活动经费。同年夏天,花山后方医院因伤员较多,需要大量的消炎药。当时消炎药属于价格高昂、货源奇缺的药品。为解决买药的经费问题,全赓靖把父亲送的结婚礼物白金戒指拿到县城的“大生押”当掉,把换取的现金购买了消炎药。与国民党反共逆流做坚决斗争。为加强对风度学校的管控,1941年11月,国民党顽固派三青团员林培营等人扮成学生潜入风度学校,在学生中恶意抹黑中国共产党的形象。全赓靖得知后,用计赶走了林培营等破坏分子。1944年冬,国民党始兴县政府县长江锦兴和国民党特务头子杨喻为了削弱中共党组织的力量,强夺风度武器装备,向风度学校提出“借枪”。当夜,在党组织的组织下,风度学校的绝大多数枪支弹药被运往冷洞秘藏,全赓靖利用风度学校校长名义巧妙地粉碎了江锦兴的阴谋。为革命事业的胜利不惜抛头颅、洒热血。

  1945年6月,为营救被国民党顽固派抓捕的革命志士张光第及另外4名“抗日民主同盟”(简称抗盟)成员,中共始兴县临时委员会决定攻打国民党县政府临时驻地。为确保战斗胜利,全赓靖以探望好友陈仪之名冒着生命危险深入国民党县政府临时驻地司前桃村坝,偷看了国民党军事防御图,然后凭着超人的记忆力将军事防御图画出来交给风度大队负责人。风度大队凭借这张临摹的军事防御图于6月29日分三路成功地打败了国民党顽固派武装,摧毁了国民党县政府。桃村坝战斗之后,全赓靖随风度大队转移到后方根据地花山老罗屋,负责民运工作。8月2日,国民党军派一个团包围了花山老罗屋,发现敌情后,负责民运工作的全赓靖沉着应对,紧急疏散后方医院的伤病员,因来不及撤离而被捕。全赓靖原本患有风湿病,被捕后她被押送到江西寻乌,漫漫长途中的折磨,使她的风湿病复发。在寻乌敌人的监狱中,全靖靖忍着双腿膝关节的剧痛,用坚强的革命意志和顽强的革命毅力扛住了敌人的威逼利诱和严刑拷打,始终坚贞不屈,以坚强的革命意志和毅力捍卫了中共党员百折不挠的革命精神。1946年5月,全赓靖带着坚定的革命理想信念走上刑场,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事业献出宝贵的生命,年仅36岁。(转载韶关日报  邵文  资料来源:《韶关革命人物》)

  (严禁第三方复制和转载)


相关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