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

所在位置: 首页 > 手机版 > 走进韶关 > 历史人文

抗日英烈何筱静在韶关的最后岁月

    近日,五月诗社一行20多人,怀着庄严肃穆的心情,登上芙蓉山,拜谒牺牲于韶关的抗日英烈何筱静。  

  何筱静这个名字,早在铭源基金主席何铭思先生的诗作《把青春留下来》中就已出现,何先生写道:“我记起来了/原来是你们啊/是筱静、何红、是……/一个个我都记起来了/灿若云霞的微笑……是大地把你们的青春,永远地留下来。”何先生的诗写于1998年,是他在回忆当年牺牲在粤北的年轻战友时写下的。其中,筱静就是何筱静,何红是筱静的姐姐。筱静牺牲在韶关芙蓉山。  

  近年来,在历史资料中发现,很多当年的革命者都曾被反动派关押在芙蓉山监狱,如李卡、张海鳌等。筱静当年也是关押在芙蓉山监狱,直至牺牲。当年,她仅20岁。

  抗日英烈何筱静生前有“校花”、“军营之花”的美称,牺牲后被人在她的墓碑上誉为“女中先觉”、“巾帼完人”。但是,由于她十多岁就离乡参加革命,17岁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被党组织派到国民党第十二军团从事特工工作,20岁就被特务秘密逮捕、监禁至牺牲,后被革命人士秘密安葬在芙蓉寺旁,一直不为世人所知。

  1.芙蓉花开写历史

  芙蓉山,侧卧于北江河畔,因山上盛产木芙蓉而得名,是人们登高极目的好去处。历代佛道名家、文人墨客在此留下许多遗迹和歌咏诗篇,为芙蓉山留下了宝贵的历史文化精神财富。如康容、葛洪曾在芙蓉山砌灶炼丹;唐宋以来,这里陆续有韩愈、许浑、苏轼、李三近、廖燕等文人墨客登山吟诗,更为芙蓉山历史文化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大文学家苏轼被贬谪南下经过韶州时,登临芙蓉山上,极目远望,灿烂的芙蓉花在萧索的秋山独放异彩,心头愁绪顿消,作诗一首赞美芙蓉花:“千树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唤作拒霜知未称,看来却是最宜霜。”  

  芙蓉山上建有芙蓉古刹。千百年来,随着时代的变迁,战事动乱及其它特殊原因,芙蓉庵几经兴衰,时为道教,时为佛教,清康熙34年(1695年)曾有过修缮。清光绪九年(1884年)重修后改名为“蓉山古刹”。后来由于战乱和其他原因,僧人四散,庙里的文物和财产尽数流失。  

  就是这座历史名刹,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初,成为了反动派的芙蓉山监狱。  

  听闻五月诗社举办纪念活动,何筱静亲属后人蒋先生专程从广州番禺赶来参与拜祭活动。

  他一早从番禺出发,在芙蓉山上何筱静墓地和我们一起,向英雄致敬。本市老作家、文史专家朱德瑞向五月诗人介绍了何筱静的壮烈传奇以及何筱静墓地的发现考证经过,并向文朋诗友们赠送了他撰写的有关何筱静烈士的纪实著作《芙蓉花开》等文史资料。一些文史专家学者也一起来到芙蓉山,缅怀英雄的一点一滴。

  2.17岁加入中国共产党

  蒋先生介绍了何筱静烈士的有关往事。  

  何筱静,原名“何雪晴”,又名“何小静”,广州市番禺沙湾乡北村人,1921年出生在一个医生家庭。何筱静兄弟姐妹七人,一个个相继走上革命道路。何筱静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四,她从小聪明过人,性格倔强。  

  1934年底,何筱静在家乡读完小学之后来到广州,就读于广州市职业中学。1936年底,由三姐何雪飘介绍,何筱静参加了由时广东地下党领导的广州艺协剧团少年组。  

  何筱静在少年组是位出色的演员,她排演过《最后一课》、《朱咕力与面包》、《炮火中》等,她所担任的角色都演得惟妙惟肖。她对工作一贯严肃认真,她为了自己能像男孩子一样能干,便把头发剪得短短的,换掉裙子改穿工人裤,爬上天架去绑布幕、挂汽灯、吊灯槽,样样抢着干。幕间换景时,她又常常一本正经地站在舞台中央,宣传抗日救亡的道理,唱《松花江上》、《救国军歌》、《全国总动员》等抗战歌曲,赢得了听众的不少掌声。  

  到农村去,这是当时地下党的号召,何筱静跟随剧团到南海西樵、九江、花县、清远等地去演出,从不落后。即使是在敌机轰炸后硝烟未散的街头进行宣传,她也从不害怕,从不退缩。

  193811月,十七岁的何筱静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19391月,何筱静随广东省动员会战时工作队一四七队调往粤北韶关,参加了中共广东省委在此举办的党员训练班。此后,她以一名共产党员的身份,在英德一带开展工作。  

  1939年春,何筱静奉命来到翁源县香泉水政工工作队学习班。在这个学习班里,能够公开阅读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和艾思奇的《大众哲学》等书籍,大家都说这里是“小延安”。1940年夏训结束,何筱静被派往国民党十二集团军151师政工队工作。此时的她名义上是为国民党军队做政治工作,实质上是按照党的指示,到国民党军内发展和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向官兵宣传抗日,鼓舞斗志,坚定其抗战必胜的信心。  

  1941年春,皖南事变之后,大批军统特务从重庆调到十二集团军政治部,反共逆流笼罩着韶关。何筱静在白色恐怖下依然坚定机智地执行党的任务,及时将有关情况通知党内其他同志,布置把宿舍里所有进步书籍立即转移,敦促同志们提高警惕,而对自己可能被捕和牺牲做好了足够的思想准备。7月下旬,何筱静在组织通知撤退的途中被捕,随即被押回韶关警备司令部狱中。

  3.短暂而革命的一生

  何筱静在狱中表现得十分英勇顽强,不管反动派怎样软硬兼施、逼供、诱供,她坚持不暴露自己的真正身份,对组织内的事更是守口如瓶,使敌人束手无策。  

  在狱中,何筱静对看守和宪兵进行抗日救国宣传,揭露反动派对抗日爱国青年的迫害。一些比较单纯的看守,对何筱静非常崇敬和同情,常悄悄地送报纸给她看,帮她传递消息,放家属进来探望。何筱静在和反动派作坚决斗争的同时,鼓励难友们坚持革命气节,不管谁从牢里放出去,都要继续坚持抗日,都要揭露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无辜青年的罪行。  

  不久,何筱静被转移到另外一间监狱。这里关押了不少政治犯,其中有一位是即将分娩的年轻母亲,何筱静嘱家人送些面料来给即将出世的婴儿做衣服,还叫家人送些咸菜来给难友们改善生活,看到男牢的难友双脚被铁镣磨出了血,她毫不保留地将自己仅有的两套衣服送给难友作裹脚镣之用。在狱中,她写下了一首感人肺腑的长诗《囹歌》,揭露了狱中的非人待遇,深刻地反映了狱中的斗争生活,表现了共产党人的革命气概和崇高的乐观主义精神。这首诗后来被她大哥何平探监时秘密带了出来(这首烈士遗作曾刊登于19811218日的《羊城晚报》,收进1982年第二期的《新华文摘》)。  

  1941年冬,何筱静被转移到芙蓉山监狱。此时,敌人已把她折磨得奄奄一息。家人去探望她时,发现她脸部浮肿并有伤痕,但她的精神状态却一样坚强,她告诉家人:“昨天提审,我骂他们假抗日、真投降,气得他们骂我是共产党的顽固分子。我抗日无罪,我要与他们斗争到底!”  

  一天上午,何筱静突然听到看守在叫唤她:“何筱静,立即转移!”此时此刻,她心里全明白了。在昏暗的牢房里,她沉着而坚毅地说:“难友们,我走了,你们要坚持到最后胜利,直到法西斯灭亡!”何筱静镇定地跨出牢门,习惯地昂起头,整整衣领,迈步向前,再也没有回头。  

  在芙蓉山上,特务头子丁养光声嘶力竭地叫喊:“一边是自由,一边是死亡,现在是你最后的选择机会了!”何筱静面不改色,理直气壮地说:“宁为雁奴死,不作鹤媒生!”  

  这一年,筱静年仅20岁。后来,爱国民主人士称她为“女中先觉”。  

  从芙蓉山回来,在晚上召开的五月诗社例会上,诗友们继续缅怀英烈、不忘初心,提升文明的议题。

本文参考:《革命诗篇血写成——记党的好儿女何筱静》(何芸陈慎旃钟紫作);《何筱静战友》(钟嫦英作);《芙蓉花开》(朱德瑞作)等。(转载韶关日报   冯春华)

(严禁第三方复制和转载)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