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

所在位置: 首页 > 手机版 > 走进韶关 > 历史人文

刘轲:张九龄之后的唐代韶关名士

     刘轲是我国中唐时期的一位学术界的名人,对史学、经学,儒学有独到见解,诗文也颇有造诣,后人将他誉为“文章与韩(愈)柳(宗元)齐名。”屈大均在《广东新语》对刘轲评价道:“人谓曲江公(张九龄)之后,岭南复有君(轲)接武其人。”

     鲜为人知的是,刘轲是曲江人,字希仁,生于唐大历七年(772年),卒于唐开成五年(840年)。因其幼年好学,仰慕孟子,故自名“刘轲”。他曾在曹溪落发为僧,后隐居庐山。唐元和十三年(818年),刘轲以韶州籍登进士,历任监察御史、唐侍御史等,后出任洺州刺史等职。

     曹溪学佛  庐山著书

     刘轲自小身体瘦弱,但却是才华横溢,眼见社会许多不平之事,愤世嫉俗,精神上受到打击,便产生消极情绪,打算结束自己的生命。  

     在他消沉之时,有人勉励他要振作精神,努力奋斗,才能立身扬名。刘轲接受了劝教,便到罗浮山、九嶷山等处,潜入空门。后来,他在曲江曹溪探究佛学,情浓之处,遂落发为僧。几年之后,他还俗只身北上游历。30岁那年,他回到广东罗浮山,师从经学大师杨生,对儒家经典日渐痴迷。  

  唐宪宗元和初年,刘轲离开罗浮山,经粤北梅岭过江西赣江,经鄱阳湖,后在庐山庆云峰下七尖山建立书堂,跟隐士茅君学习经学、史学。刘轲白天耕地,晚上青灯黄卷,一晃就是十余年。此期间,他著述了《翼孟子》三卷、《豢龙子》三卷、《十三代名臣议》十卷、《黄中通理》三卷、《三禅五革》一卷等,文笔秀丽,论述精到,著作等身。

  长安赶考  坐等任职

  元和十二年(817年),一直过着隐居苦读生活的刘轲忽然产生了参加科举考试的念头,于是他匆匆回到了韶州。经过短暂的复习后,于元和十三年(818年)远赴长安赶考。唐代科举考试,一是看考生的成绩,二是要靠“行卷”,要高官或名贤推荐。刘轲出身寒门,举目无亲,只有将作品《上座主书》呈送给主考官庾承宣,希望主考官用心考察,慧眼识才。  

  与此同时,刘轲又以“行卷”的方式,向时任宰相崔群、裴度上书。裴度是廉吏,看了刘轲“行卷”的作品后,觉得刘轲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向主考极力推荐,于是,刘轲便以韶州籍考生中了进士。  

  按照唐朝的科举制度,中了进士后,未必马上为官,需等吏部铨选考试之后才能授予官职。因此,进士们只有耐心等待。刘轲在长安城等待了两年,与他一道中了进士的马植被授秘书省校书郎,并一路晋升,而刘轲却没有半点消息。六年过后,心灰意冷的刘轲只好回到原先隐居的庐山继续潜心苦读。

  卷入官非  死于任上

  刘轲回庐山后不久,经在朝为官的马植竭力推荐,刘轲被授为弘文馆学士。弘文馆学士的职责是掌详正图籍,教授生徒;朝廷制度沿革、礼仪轻重,皆参议。学士官秩为五品。刘轲在任期间,朝中宦官掌权,争斗不断,朝政黑暗,官员调动频繁,而大权始终掌握在宦官手里。刘轲虽有满腹才华却无法得到施展,只有以酒消愁,打发时光。三年后,刘轲官升为侍御史,却在无意中落入了官非。  

  公元835年,朝中发生了“甘露之变”,千余名官员遭到捕杀,朝野为之惊骇。刘轲也不幸被卷入其中,当场被捕,后经刘轲据理力争才得以获释。  

  “甘露之变”后,大批儒官遭贬和排斥,刘轲也被调往磁州任判史,没多久又调为洺州任刺史。公元840年,刘轲死于洺州任上,终年68岁。

  诗品上乘  千古流芳

  刘轲为官始终不得志,但他的史学和经学造诣远远超过了其官声。他做文敢于针对时弊提出自己的观点,从不阿谀奉承;他的作品《牛羊日历》充分表现了他敢于讽刺时政、不避权贵的胆量。  

  刘轲敢于反对自魏晋以来华而不实的文风。他在《上崔相公书》中说:“自知书来,耻不为章句小说桎梏声病之学,敢希趾遐踪,切慕左邱明、扬子云、司马子长、班孟坚之为书,故此居庐山、亦常有述作。”由此可见,刘轲对古人一些精到文章推崇备至。  

  刘轲的诗既有古韵,又不失清新,颇具哲理,可惜他的诗作大部分失传。现存《玉声如乐》:  

  玉振能旋止,人言与乐并。

  繁音忽已阕,雅韵诎然清。

  佩想停仙步,泉疑咽夜声。

  曲终无异韵,听罢有余情。

  特达知难拟,玲珑岂易名。

  昆山如可得,一片伫为荣。  

  刘轲的诗文和品格均属上乘,后人为之崇敬。康熙年间,清代名士搜集了刘轲的遗作10多篇,将其汇集成册,题为《刘御史集》;嘉庆十三年的《金唐文》中,刘轲的文章也有10多篇被收录在内。而《广东通志》里对刘轲的笔迹也有记录,后人将他誉为“文章与韩(愈)柳(宗元)齐名。”屈大均在《广东新语》对刘轲评价道:“人谓曲江公(张九龄)之后,岭南复有君(轲)接武其人。”

本文参考文献:《广东通史》、《韶州府志》等。(转载韶关日报   凡之)

(严禁第三方复制和转载)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